ag8亚游官方平台|官网

《南碑瑰宝—爨碑研究》简介
2017-02-07 09:56:35   点击:

                                                                         平建有
       《南碑瑰宝—爨碑研究》一书是作者40年心血的结晶。作者于1973年开始研究爨碑,先后为《爨龙颜碑》作注译凡20稿,有《爨龙颜碑笺注今译》刊于《西南古籍研究》1987年集,又有《爨宝子碑笺注》刊于《曲靖史志通讯》1990年第4期和1991年第1期,还首次为1999年12月于成都出土的《爨守忠墓志铭》作注译,有《爨守忠墓志铭点校注译》刊于《曲靖社会科学》2002年第2期,又收入2001年4月下旬在曲靖市召开的“南中大姓与爨氏家族学术研讨会”的大会论文集《南中大姓与爨氏家族研究》(北京民族出版社2002年9月第1版)。还有数十篇文章刊于《西南古籍研究》、《古籍整理研究》、《云南民族学院学报》、《云南师范大学学报》、《云南社会科学》、《南中》、《云南史志》、《云南社科情报资料》、《史与志》、《爨文化论》、《曲靖社会科学》、《曲靖史志》和《曲靖史志通讯》等书刊。为弘扬地方民族文化,耄耋之年的作者特把40年研究爨的精粹:爨氏三碑志校注、爨龙颜碑研究和爨氏研究合为一集,共30万字,定名为《南碑瑰宝—爨碑研究》。顾峰先生于壬申年(1993年)特题书名《南碑瑰宝》和赐楹联“鹤舞千年树,鸿飞百尺楼”。欣逢盛世,本书得以“曲靖市文艺精品出版扶持项目”于2015年5月由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本书的三碑志(爨宝子碑、爨龙颜碑、爨守忠墓志铭)校注,可谓耗尽心力。字词的诠释、典故的考证、史实的考辨俱见权威工具书和文献典籍。特别是爨龙颜碑的研究,前贤在《新纂云南通志•金石考》中还留下了尚待商榷之处和有待破解的历史之谜,作者一一考辨,并勾沉破解前人未解之谜。
       爨龙颜碑的21个问题,是研究大爨的21个重要课题。
       1、碑址考辨:关于爨龙颜碑的地址,明、清以来大量文献说在贞元堡(今薛官堡),部分文献和传说谓从薛官堡以西的故河纳县迁来。“原址说”和“迁来说”孰是孰非真成一桩公案。一“原址说”论据充分;二“迁来说”论点不能成立。
       2、碑文补释:爨龙颜碑岁月越千年,多处蚀泐漫漶,前人已有补正。作者自1987年后新发表的文章和专着之补正凡15处,重要的有“少昊颛顼”更正为“高阳颛顼”、“万里归阙”更正为“万国归阙”、“仰寻彝训”更正为“仰寻灵训”。
       3、碑文中的异体字:南北朝时期,异体字盛传于世。前贤桂馥(未谷)、阮福、陆增祥、黄炳堃等人早有研究。作者按碑文顺序辑古字、俗体字凡180余字,分三类:①古字通假。②俗体字,即任意增减笔划。③变形字:此类又分保留隶书特点,开后世行草之风和结构变化,还包括部首混用。碑文中大量假借、俗体、一字两体熔于一炉,古香古色,但给后人阅读带来困难(爨龙颜碑中异体字连重复出现者在200字左右)。新中国成立后,对汉代以来的异体字作了整理,淘汰了重文。爨龙颜碑部分异体字,如礼、万、尔、号等成了今天规范的正体字,而少数字成了今天的行草字。
       4、历史地名考释:爨龙颜碑中的历史地名有九土、西岳、郢楚、河东、中原、爨(地)、河南尹、庸蜀、建宁、晋宁、八郡、同乐、邛都、宁川、西镇、东西二境、巴郡、益州等。作者初步考释整理,有助于对班氏、爨氏南迁路线和爨龙颜祖、父、身三世活动的认识,为研究汉民南迁和南中爨氏历史提供重要依据。
       5、历史典故考释:此目共10条,分别考释,重要的有夏后氏“敷陈五教”、赢秦氏“耀辉西岳”、熊通和熊赀父子“霸王郢楚”、“子文铭德于春秋,班郎绍踨于季叶”、“班彪删定汉纪,班固述修道训”、爨氏“乡望标于四姓”,爨龙颜“衣锦昼逰”等,由此可见爨氏源头和爨龙颜政绩。
       6、爨氏渊源考:碑文所述爨氏世胄,由远及近:在上古为颛顼和祝融、在夏朝为夏后氏、在东周初为耀威西岳的赢秦氏和以郢为都的熊通熊赀父子在楚地称王争霸、在春秋中叶为子文,末叶为班朗(斗卒)、在秦末为蝉蜕河东的班壹、在西汉成帝时逍遥中原、在东汉初为班彪和班固,汉季“采邑于爨,因氏族焉”,作者一一考释,援引了大量文献。
       7、“班朗绍踨于季叶”考,此目为碑文中一直未解的历史之谜。作者从班氏先祖子文功绩和班朗(斗卒)绍踨于季叶的考证中,勾沉破解班朗即班郎的千古之谜。
       8、爨地与爨姓的关系:此目是碑文中又一重要历史之谜。作者由:一爨地在何处?是怎么来的?二班氏汉季“采邑于爨”是怎么回事?食“采邑”者为谁?论证了爨地与爨姓的关系,即爨姓以地为氏。
       9、爨龙颜官职世袭说:爨龙颜一身集龙骧将军、镇蛮校尉、宁州刺史、邛都县侯四大要职,前人对其所任官爵有世袭说和朝命说两说。作者力主世袭说,理由是东晋、刘宋王朝失去对宁州的直接控制,听命爨氏以刺史和各种封号名义统治南中,正史缺载。
      10、“迁运庸蜀,流薄南入”考:作者考史,定为爨肃子孙迁庸蜀,流薄南来。“迁运庸蜀”的时间:在汉置上庸郡或魏置新城郡及复置上庸郡时迁庸,在司马氏灭蜀汉时迁蜀。“迁运庸蜀”的主人公为爨量、爨琛,“流薄南入”者,即兴古太守爨量和爨琛父子。
      11、“树安九世”考:作者按前贤方国瑜师着作中的爨氏世系、笔者的浅见和《南中磐石爨龙颜》中所附爨氏世系,即参照多方记录和研究作出爨龙颜九世世系为:爨肃、爨古、爨深、爨量、爨琛、爨頠、爨龙颜、爨龙颜之子麟字辈,爨龙颜之孙硕字辈。
      12、“东西二境”匪暴揭秘:此目为碑文中又一鲜为人知的历史之谜。长篇章回体历史小说《南中磐石爨龙颜》的出版,披露、传递了腾冲《寸氏族谱》中所附“爨龙颜九世世系及主要置官生平简介”可补历史这缺。作者按小说公示的材料,以匪暴的背景、过程和小结展示了爨龙颜平定匪暴之举与碑文合。
      13、碑额图案考辩:作者对围绕碑额图案,古今的着录说法有异,详作考辨以定正误。
      14、碑阴职官题名考释:此目就爨龙颜集龙骧将军、镇蛮校尉、宁州刺史、邛都县侯四大要职及四府所设官职:长史、司马、主簿、别驾、治中、录事参军、功曹参军、仓曹参军、户曹参军、中兵参军、西曹、户曹、记室、录事、省事、门下、书佐、朝□、□下都督、干等,俱按文献和工具书考释。
      15、碑阴职官三列分属考辨:碑阴职官三列(层)职官题名43人分属,前贤袁嘉谷按前三个实衔分属即三层对应分属法,今人梁小强按版块结构作三层分属,二人共同点是舍弃侯府。作者力主四分法,以避免不违文献所规定的“定制”的官员重复。
      16、碑文中的古代文化常识:作者按王力先生所列古代文化常识:一天文、二历法、三乐律、四地理、五职官。职官又分:①中央官职、②地方官职、③武官、④勋爵、⑤晋升五类。六科举。新增七年号,八礼俗等八方面,以示晋、宋时汉文化在南中的传播。
      17、“二爨” 书法:“二爨”书法是中国书法由隶变楷的过渡性作品,前贤对晋、宋碑版“二爨”书法极其美誉。“二爨”书法在用笔、结构、章法和异体字四方面各具特色。学书宗魏碑及其姊妹碑爨碑,当形意兼顾。
      18、文体特点及其影响:一文体形式—碑(墓)表及墓志铭。二文体性质—骈文。三文体影响:滇文上品,可师可法。
      19、“两爨”的汉文化精髓:“二爨”的汉文化精髓在儒家思想与儒家教育、汉文文体赋和骈文、汉字书体书法三方面尤为突出。
      20、碑文中六个不同注译的最佳选项:作者就文中不同的注译:按一“因对史实理解不同产生的歧义”。二“因碑面蚀泐的不同补正”,以求碑文的正确注释和译文。
      21、拓本鉴定:此目包括:一说“北宋初拓本”作伪的依据。二有关名人题跋、藏印和鉴定。三诸拓、石印和影印本及今碑的蚀泐。四鉴定拓本、拓片面临的新问题。
      本书的爨氏研究的五个问题是研究爨氏历史的五个极重要的课题。
      1、爨氏溯源:爨氏同姓不同源(宗)。以官职为氏的爨祖战国魏将爨襄,以地为氏的爨祖汉末河南尹爨肃。此目只探讨爨姓来源:一由周代姓氏命名原则看爨氏来源。二从考古和典籍看爨氏来源。三从汉字造字法“六书”看爨氏来源。四从工具书对爨的铨释看爨氏来源。
      2、爨氏同姓不同源(宗):按中国姓氏命名原则,爨氏有以官职为氏的爨和以地为氏的爨两类。以官职为氏的爨祖战国魏将爨襄,其后裔南来,考诸文献和金石,有爨习和爨遐两支。以地为氏的爨祖汉末河南尹爨肃,其后人有爨琛和爨龙颜祖孙名昭千古。
      3、爨氏入滇时间考:一爨襄后人入滇时间分两支:①爨习曾任汉末益州牧刘璋的建伶令,据前贤方国瑜考证在建安十六年前(221年),其祖南来在两汉于西南夷置郡县后。②就爨遐,《爨守忠墓志铭》说其“十二代祖遐”在魏灭蜀汉的景元四年(263年),时日明确。二爨肃后人南迁时间:迁庸在汉魏于古上庸国地置郡之时(215年、221年、228年)。迁蜀在魏景元四年(263年)灭蜀汉之时。关于“流薄南入”:爨氏支裔南来在西晋于太始七年(271年)置宁州,有爨量和爨琛相继为兴古郡太守。
      4、爨氏的夷化:此目,一说夷,西南地区多夷人。二爨氏南迁:以爨氏为代表的汉民南迁西南地区。三夷化的时间:经南北朝至隋唐已夷化,史称“爨蛮”。四夷化的表现,即从夷俗:①大姓与酋长联姻;②接受巫教;③学习夷经;④过火把节;⑤语言讹舛;⑥服饰头饰变化。
      5、爨氏从一姓氏演变为古代民族族称:一爨为南中望族。二爨氏称霸南中:①南中望族称谓演变,夷化称爨蛮;②爨氏称霸三步曲,a爨琛“王蛮夷”,b爨龙颜“独步南境”,C爨瓒“窃据一方”;三名爨实夷。
作者对本书分三部分的研究,费尽心力,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有所发现,有所创新。作者皓首穷爨碑,“明其道,不计其功”,并坚守了士人做学问的操守:不掠人之美,不掩人之美。
      谢本书先生《序一》说:“这些基础性的研究……都为爨史、爨文化奠下了良好的基础,对推动爨史、爨文化的研究起到有益的作用。”范利军先生《序二》称作者是“研究爨文化几十年如一日的人。”林超民先生补《序》说:“为爨学的建立增添了新的创造性成果。”作者研究爨碑40年,已赢得“不虞之誉”。书出版后,陆良县为之召开了首发仪式,《曲靖市社会科学》还刊登了本刊助理薛永壁的《爨史又添一块坚固的基石》的报导,《陆良县老科协2015年工作总结》说作者“功绩卓着”。《云南政协报》2016年4月15日,刊登了本报记者伏自文《折射千年的爨碑之光——从平建有〈南碑瑰宝——爨碑研究〉说起》一文。作者说:“南碑瑰宝耀千古,爨碑研究出新篇,埋首故纸四十载,书剑出鞘已独步。《南碑瑰宝——爨碑研究》出版后,得到学术界的好评。作者深知,“这些基础性的研究”将只为德才兼备的君子再创造和深工提供资料而已。作者也为友人赠诗着文表彰而欣慰。若上苍再给20年,我将为宣传我们曲靖文化再尽绵薄之力。
 

相关热词搜索:瑰宝 简介

上一篇:互联网+师宗物流配送服务平台模式研究
下一篇:对滇文化八塔台类型相关问题的探讨

分享到:
版权所有:曲靖市社科网
2013 Daimler AG 隐私条款 滇ICP备140003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214号